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设计集 2018-07-09 22:08:19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DESIGN SET

比足球,俄罗斯或许只能止步于今晨的比赛;但要是比设计,俄罗斯大概还能再战几回合。

近日,So Foot 杂志邀请巴西设计师Cristiano Siqueira创作世界杯特刊的封面。Siqueira在谈及创作灵感时,表示自己深受俄国海报设计风格的启发。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Cristiano Siqueira官网展示的灵感来源

的确,我们都能捕捉到当提及“俄国设计”四个字时所带来的强烈印象。而你不曾发觉的是,无论是咖啡店外墙的无衬线标志或者壁纸的单色印花,亦或是书架上的视觉杂志封面,其实不时都能看到俄国设计的影子。

而这种风格在正如火如荼进行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官方海报上体现得更加明显。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塔可夫斯基导演「飞向太空」「潜行者」电影海报

这些海报、图案的背后,便是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初的俄国构成主义。

构成主义是1913年左右在俄国开始一项的艺术、设计和建筑领域的开创性运动,在1917年俄国革命之后真正崛起风靡。这场革命结束了几个世纪的沙皇统治,在艺术文化领域也逐步形成了新的“人民”艺术的想法。

那时,现代设计已经开始在整个欧洲和美国出现,激发了创造艺术的新方式,而在俄国,设计在革命的早期阶段也展现了深刻的创造力。

去年,在RAA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革命:俄罗斯艺术1917-1932」展览前瞻中,史蒂文海勒总结了这段时期俄罗斯艺术设计的五个特点:极简主义色彩、抽象和几何、宣传鼓动倾向、人民英雄主义和最突出的一点——构成主义。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俄国构成主义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哲学,而不仅仅是一种风格,反映了艺术对社会变革的信念,而不是个人表达。

俄国构成主义者是功能性艺术和设计的支持者,而不是挂在墙上的装饰性表现艺术,这与资产阶级文化被革命无产阶级运动所取代的时代革命情绪相呼应。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Battleship Potemkin’ poster, 1925 年

传统的、具象的风格被“构造的”蒙太奇照片和强烈的排版所取代。俄国构成主义的作品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颜色,通常诸如红色、黑色或者黄色。元素之间精彩通过对角线关联,穿插着圆形和多角度切割的图像。

通过层叠图像和剪裁处理,创作出的作品总是非常引人注目、风格强烈。构成主义的作品的大量涌现是令人兴奋与震惊的,这也符合构成主义创作者们改变社会的目标。虽然最初是用于政治信息,但构成主义风格逐渐渗透到各种产品广告、海报,以及书籍装帧中。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The Communard’s Pipe,’1929年

俄国构成主义风格最具影响力的3位设计师是亚历山大·罗德琴科(Alexander Rodchenko),斯腾伯格兄弟(Georgii和Vladimir),以及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构成主义运动的未来主义者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

亚历山大 罗德琴科

Alexander Rodchenko

1891-1956

这位设计师、摄影师、画家、雕塑家被认为是俄国构成主义运动的创始人之一。“构成主义”这个词最就是由艺术家Kasmir Malevich在参考的罗德琴科的作品时首次提出的。

罗德琴科通过排版将摄影、绘画和几何元素组合成当时被称为蒙太奇风格的作品。虽然他早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出于政治目的,但之后,罗德琴科逐步将构成主义应用于普通物品的广告,如啤酒、奶嘴、饼干、手表等等商品。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Books (Please)! In All Branches of Knowledge, 1924年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革命剧院(Theatre for the Revolution)海报,1929年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俄国国家航空公司Dobrolet的海报,1923年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Trekhgornoe啤酒,1925年

埃尔 利西茨基

El Lissitzky

1890-1941

这位俄国出生的画家、设计师的作品一直与至上主义者和构成主义运动联系在一起。除了艺术之外,他还学习过工程和建筑,为他的创作提供了一种线性的、合乎逻辑的方法。

利西茨基的作品,尤其是融合了至上主义哲学的作品,在极简的色彩和几何形状的象征中被高度抽象化。与所有构成主义者一样,他认为艺术应该被用作变革的推动者。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Beat the Whites with the Red Wedge 宣传画, 1919年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Dlia Golosa诗集,1923年

利西茨基表达过自己的设计哲学:“排版设计应该通过声音和声音的姿态以光学方式表现,”以及“艺术不再只是一面镜子,它必须充当组织大众意识的角色。”他富有思想的、充满创造性的作品也影响了现代艺术,包括达达主义、风格派(De Stijl)与包豪斯。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俄罗斯展览海报,1929年

斯坦伯格兄弟

Georgii Stenberg 1900-1933

Vladimir Stenberg 1899-1982

斯坦伯格兄弟总是联合创作,在弟弟乔治二世于1933年因摩托车事故不幸逝世前的10年中,兄弟两人一共设计了300多部电影海报(这是他们最为人所知的)。

当时的俄国群众中超过60%的人口是文盲,因此构成主义者需要用强烈的设计来引起观众的注意。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我们的前提是自由的......无视实际比例......或者将数字颠倒过来; 简而言之,只要是能让路人驻足的设计,就使我们的追求。“

他们的作品拒绝传统风格,经常使用非常规视角和特写画面。到现在看来,斯坦伯格兄弟的作品依然具备令人过目难忘的魅力。而ITC在2000年发布的名为ITC Stenberg的字体作品,灵感也正是来自两兄弟。这便是他们的设计生命力的又一佐证。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比设计,俄罗斯不一定会输



0